中国作家阿来对话30国汉学家:用故事沟通世界

被围观:发布时间:2019-12-31 05:03作者: 秩名字号:T|T|T

人民网北京8月23日电  (记者 鲍聪颖)“从事文学创作的人,要从黑暗中寻找光明,从艰难中发现希望,要去发现人性中最伟大的地方。我希望借助汉学家们的翻译,将这种美好带给各个国家的人。”

在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,中国作家阿来对话30国汉学家,围绕文学和翻译展开交流。

8月21日,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(BIBF)开幕第一天,由孔子学院总部、中国图书进出口(集团)总公司联合主办,北京出版集团、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支持的“‘故事沟通世界’——阿来对话30国汉学家”活动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新馆(顺义)中图活动区举办。著名作家阿来在现场讲述了他酝酿新作品《云中记》十年的创作经历,以及他对于生命、文明的思考。

阿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,多部作品享誉中外,其《尘埃落定》《空山》《格萨尔王》《遥远的温泉》等作品被翻译成英、法、德、日、意、俄等二十余种语言,在世界被广泛翻译和传播。

著名作家阿来在现场讲述了他酝酿新作品《云中记》十年的创作经历,以及他对于生命、文明的思考。

活动伊始,阿来表示自己也是个“译者”,“从事文学写作三十年来,每一次写作实际上也经历了一次翻译的过程,从藏语方言,到藏语普通话,再到中文普通话,这也是在脑海中的一个翻译的过程。”阿来风趣的自我介绍一下子和在座各国汉学家拉近了距离。他表示,翻译不仅是语言文字,也包括不同民族文化背景、思想内涵的交流。

阿来的新作品《云中记》是被汉学家们提得最多的作品。这部长篇小说取材于2008年汶川地震。故事发生地在云中村,一个300多人的藏族村落发生地震后,伤亡多达100余人。灾后,在政府的帮助下,整村搬迁至一个安全的地方。然而,村里的祭师因为惦念死者,最终决定返回原来的村落,“照顾”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亡灵……

汶川地震时,面对死难的亲人,人们都悲痛欲绝,痛哭不止。当年在地震现场目睹种种惨状的阿来,从那时起就不断思考面对死亡的方式。“汶川地震中,我们经历了一次伟大的生命洗礼,对生命、对死亡有了新的认识。”而对于如此重大严肃的文学题材,阿来足足酝酿了10年方敢动笔。

印度汉学家黎明则好奇为何要等十年。阿来解释,地震刚结束时看见死亡,只能想到绝望。灾后重建的过程中,让受灾的人重新建立生活的信心非常困难。例如一对夫妇失去上中学的孩子,他们可能想再要一个孩子,但在欢迎新生命的同时又会产生强烈的负罪感,好像生孩子的目的是为了忘记死去的儿子。同理,失去另一半的丈夫或妻子,在重新组织家庭后,都背负了对死去伴侣的记忆。

“如果震后第一天就写,只会写出单纯的悲伤和黑暗。但是文学需要长时间的思考和酝酿。十年纪念的时候,我通过书写文学,希望忘记灾难的沉重。事实上,写出来之后,沉重的记忆还在,但至少没那么黑暗了。”

青年汉学家代表吉来与哈利德分别对阅读、翻译阿来作品的感想进行了发言。土耳其汉学家吉来在发言中表示,人类的感情是共通的,虽然语言不同,但感情都是一样的,中国故事对土耳其读者来说,也是有共鸣的。译者是沟通感情的重要桥梁。译者有感情,感受到作品的情感,才能用母语表达出来。土耳其也是处在地震带上的国家,这也是我想翻译《云中记》的原因之一。土耳其在1999年也经历过一场大地震,因此土耳其读者也很可能对《云中记》感兴趣。

“中国近些年来快速崛起,但很多国家的人对中国缺乏了解,只知道它的崛起,但不懂它的人情。通过阿来老师的作品,我希望让土耳其读者看到中国人情的方面,了解中国人的生活,感受到中国人和自己文化的共同点。我希望明年完成《云中记》的翻译工作。这是土耳其人首次翻译阿来老师的书,我希望能够获得成功。我也希望翻译阿来老师的其他作品。”吉来表示。

翻译过阿来《蘑菇圈》的突尼斯汉学家哈立德在发言中表示,在2018年的BIBF上,我所在的突尼斯出版社与中图签了版权协议,当年10月,我驾车900km参加阿尔及利亚中国主宾国活动,从此开始对阿来的作品感兴趣。为了能够更好地了解阿来老师的文学作品,一个月前我开始翻译《蘑菇圈》。当我发现阿来对故乡山水的依恋时,我感到非常有共鸣。因为我也是农村长大的,对故乡有特殊的怀念之情。在阿来的视频中,我看到了他“生命的颂歌”。阿来的作品风格是我喜欢的乡土文学类型,也将会在突尼斯甚至整个阿拉伯世界产生深远影响。感谢有机会在此发言,希望促进中突文化友好交流。